魏家祥:放下原罪包袱自救,马华不再为巫统买单
霹雳伸缩性土著房屋固打,国阵早于2013年已落实,马汉顺欢迎希盟沿用  

魏家祥:华人人口渐少,马华拟转为多元种族党

On 星期六    02-06-2018 12:47:00

(吉隆坡1日讯)经过三届大选惨败的痛苦教训,马华痛定思痛,将慎重考虑从华基政党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为这个69年的政党赋予新生命。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说,不论喜欢与否,马华须认清一个事实,即华人人口逐渐减少,在人口日益萎缩的情况下,马华须伸出友谊之手,开拓“新市场”,以配合大马新政治格局的发展。 目前华人占国内人口的23%,预料到了2040年,华人人口只剩15%。

魏家祥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说,既然知道市场萎缩,马华就应致力扩大市场,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吸引有相同政治理念的友族同胞加入马华。

“我们须作出调整,至于如何转型,未来几个月是马华的关键时期,马华当务之急是找回定位及失去的灵魂,重塑政治信仰,找回价值趋向及中心思想。”

在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方面,他说,党员反应不一,资深党员有本身的看法,年轻党员则持另一种看法。 一项不可否认的事实,马华走过幽幽70载,确实为族群作出贡献,惟这已成为历史。 魏家祥表示,未来每一届大选都会有几百万名年轻选民,如果马华提出来的主张完全对他们起不了作用,这意味着马华永远失掉这些 人支持,久而久之,它变成失去影响力,以及毫无角色可扮演的蚊子政党。

错过退出国阵良机

魏家祥表示,马华已错过退出国阵的良机,既然选择留在国阵,今天就该面对集体领导、集体负责的结局。

他针对马华在5·09大选兵败如山倒,只剩下1国2州席,几乎抽离国内政治版图,马华在这关键时刻是否考虑退出国阵,这么回应。

他坦言,别人要怎样生存,要不要生存,马华无能干涉,马华须先把自己照顾好,过后才谈合作的事项。

“马华不会因为别人而生存下来,也不会因为别人该不该改变而有所纠结,马华会采取主动,通过瘦身或改变路线,以迎合大马人口 味,至于该怎么做,我们还在寻找适当的方法。”

受够为成员党说错话买单

魏家祥自认马华在国阵里头,当成员党领袖说错话,马华替他们买单,马华已受够了。

“我们先顾好马华,让党继续走下去,至于未来要和谁配合,或者基于什么理念配合,到时再磋商,目前还言之过早,希盟也是最后才组军对抗国阵。”

他形容马华在大选经历惨败后,尚未跨出第一步,因此党员不要一再定位为重当政府,认为还有机会回到权力核心。

5·09大选至今,魏家祥经过20多天沉淀,自认该思考的角色已思考完了,目前是时候为马华开创新页章,以迎合新格局的到来。

马华败选后,是否已出现退党潮? 魏家祥说,马华败至今天地步,该走的留不住,反而祝福他们,愿意留下与党共进退的,则会扮演监督政府的角色。

感叹人走茶凉

“我不介意一些基层领袖号称带多来人退党,若心不在,留住也没用,马华不应停留在有多少党员,只要找真正认同党路线的人,就算 10万8万名党员也没问题。”

他感叹人走茶凉,一些人逐渐疏远马华,以前随时可打通的电话,现在开始避开。 他了解到这是正常现象,也是政治现实,毕竟马华不再是主角,他反而替一些有情有义的团体感到担心,并叮嘱他们想清楚是否要马华领袖出席活动,以免往后对他们带来不便。

虽然有人退党,也有不少人接触马华,表明是希盟的支持者,如今要加入马华,一起监督新政府。 魏家祥认为,马华如今要学习的,是一些无形组织如何以区区数十人即可带动数以千计支持者,让人们拥有共同政治信念,与马华走在一起。

只要人民日子过得更好 不介意长期扮演反对党

“只要人民的日子过得更好,制度上的改变也让大家高兴,马华就算长期扮演反对党角色也无所谓!”

魏家祥说,很多人问他,国家下一次变天会是什么时候? “这是打从我心里的话,就算不变天,只要人民日子过得更好,制度上的改变都让大家高兴,马华也算完成了历史任务,当年华社希望看到华人参与政治主流,如果若干年后,这是人民要的局面,我们也替整个民族感到高兴,何乐而不为?”

在卸下历史包袱后,马华往后会专注于理性论政,成为客观理性的反对党,政府做得好,马华将不会吝啬给予掌声,不再像过去般, 因为党鞭制而不能认同反对党好的一面。

做个有建设性反对党 

他说,大马已诞生两线制,如今国阵已变成反对党,政党轮替不再是魔咒,既然是这样,马华反而可以痛痛快快扮演好监督政府的角色。

他认为,全世界最好的执政党,还是会留一些空间给反对党扮演好监督角色,马华会调整心态,做个有建设性及有效的反对党,长期耕耘,把核心工作放在论政及政治议题上,联谊性活动则可免则免,把力度放在政策面、政,普世价值、未来全球走势,族群之间的 关系、公共政策对各阶层的影响,这一切反而得到更大的市场。

从最鼎盛到硕果仅存 巨变让政治生涯更精彩

魏家祥于90年代加入马华,在2004年马华最鼎盛时期首次中选为国会议员,当时马华有31国会议员,没想到时移势迁,如今他成为马华硕果仅存的国会议员。

经历如此巨大的变化,魏家祥感叹说:“这是30倍的分别,让我的政治生涯变得更精彩!” “纵观世界各国政治人物的从政生涯,总会经历起起落落,我在2004年中选后当国阵后座议员,2008年当上教育部副部长,这是我从小立志从政最不想担任的官职,因为副教长确实不是人做的,我却就任了5年。”

魏家祥说,成为反对党议员后,他成为了卸下原罪及历史包袱的马华代表。

“国阵内部组织出现权力倾斜,一些友党讲话,马华要替他买单,不堪入耳的言论,虽然马华领袖当时作出严厉谴责,人家视之为一 体,撇不了关系,很多不道德的东西发生了,可以通过当时的权力架构在内阁提出,有碍于不能对外把问题摊开来讲,人们不懂你在 内阁做了什么,今天总算痛痛快快卸下了原罪和历史包,对马华而言,这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翻阅文件了解所有课题 任部长每周二睡不好 部长给了感觉职高权重,不过魏家祥自言3年多担任部长,他每个周二都睡不好! 内阁在每个周三开会,为了做好周全准备,魏家祥每个周二晚上都要翻阅整份文件,细嚼慢咽每个字眼,以了解所有课题。

“由于周三早上要开内阁会议,每逢周二我都睡不好,在阅读所有文件后,最早也要晚上12点才上床入睡,迟则2、3点。”

他说,在内阁3年多,他积极参与会议,该讲的议题还是会讲,不理会其他部长的眼光,碍于内阁会议内容不能对外公开,人们不理解内阁的实际情况。

他回忆说,当马华部长针对郭鹤年事件在内阁会议上回敬巫统部长,却被骂笨蛋愚蠢,哪有政党有受到这样对待?

消费税把国阵推倒

消费税是压倒国阵的最后一根稻草! 魏家祥说,一项不容否认的事实,很多国家的执政党都因为推出消费税而纷纷垮台,新加坡却例外,打破倒台的魔咒。 全球170个国家落实消费税,证明它是一项有效的税务制度,问题在于大马在推行消费税时,人民面对巨大生活压力,马币贬值,各种 因素导致物价高涨,人民把一切归咎于政府处理不当,最终效应是大家都闹革命,铁了心肠换政府。

“纳吉认同专业人士的说法,消费税可有效征收税务,很多周边国家都推行消费税,关键在于推行时出现太多问题,尤其把消费税制定 在6%,让人民叫苦连天,物品原本起价6%,一些最终却涨至60%,连豁免项目如茶室的无糖西茶也起价20仙,最终把国阵推向倒台 的边缘。”

马华里外不是人

生活费高涨、贪污、消费税、部长狂妄自大,特定人士的言论、马华长期被解读为没有替社群讲话,是导致马华被华裔选民唾弃的主要原因。

魏家祥表示,`一些人的无厘头言论或小小事件也算在候选人的身上,国阵领袖碍于不能光明正大公布内阁谈论事项,马华要收拾残局,唯华人没有给予足够力量,最终形成马华里外不是人。

打服务牌被唾弃

马华在过去多届大选打着服务的招牌为民服务,最终还是被选民唾弃,只有5%华裔选民在本届大选支持国阵,究竟马华还有生存价值 吗? 对于这一点,魏家祥坦言,服务牌绝对不是万灵丹,它是马华要背负的责任,作为政府,就有必要把人民委托的事做好,否则将会成 为出气筒。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身为执政党,如果不做服务,该做什么?如今国阵与希盟对调角色,人民有问题要找希盟领袖解决,马华反而可以专心及专业论政,提出看法和批评,引导舆论,甚至提出建议加以改善,这是马华未来要走的新路线。”

7月党选角逐总会长职

另外,魏家祥证实,他将更上一层楼,在7月举行的马华党选角逐总会长职。 他说,5.09大选后,他是马华硕果仅存的国会议员,因此必须扛起责任,领导马华继续向前迈进。

由于马华在大选遭到有史以来的惨败,该党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为了负责,不会在 党选寻求蝉联。 他表示,马华接下来将全力栽培年轻人,为再次变天打好基础。

资料来源:南洋商报

相关帖子

“乞丐论” 侮辱拉大,谢琪清道歉!

【马华第65届代表大会】魏家祥:民意至上马华自强,一步一脚印改变

魏家祥:继续支持拉曼,马华坚持做对的事

魏家祥:政府林冠英不可偷换概念,故意指责马华趁机调涨学费

魏家祥召开首次中委会议,宣布各党职委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