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不在政府里,马华不再代表华人
魏家祥:前朝政府展开工程5华小未竣工不全因拨款  

魏家祥:政府“此消彼长”或推其他税务增收入

On 星期日    03-06-2018 11:16:00

(吉隆坡2日讯)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揭露,希望联盟的一些部长承认,承诺废除消费税是最大的错误,为了增加收 入,政府也许在不久后推出类似税务制度,或征收其他形式税务,包括提高所得税、公司税或恢复遗产税。

他日前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说:“人民一心希望政府废除消费税,没想到取而代之的是10%的销售及服务税,到时物价会立竿见影 跌价吗?” 他提醒,数名希盟领袖在大选投票日前夕承诺,一旦希盟胜利,油价马上恢复每公升1.50令吉,以及废除大道收费,20多天过去了, 这些承诺都没有兑现。 

“希盟大选时爽快答应,如今是艰巨挑战,最后会如何兑现,大家拭目以待。”

筹钱是政治运动

魏家祥认为,希望联盟成立希望基金,让爱国人民捐钱救国是酝酿一项政治运动,以加深人民对前朝政府的痛恨! “筹钱的用意是希望通过美禄罐效应,让人民认同政府的做法,积少成多,累积对前朝政府的敌意,这在政治上有一定效果。”

他说,这是一项群众运动,至于能筹多少钱则是其次。

“希盟当家作主,要如何号召人民捐钱是他们的权利,希盟目前处于蜜月期,此时此刻我们讲什么,人民都听不进去,客观而言,这是群众运动,不会有人阻止人民支持,更没有人有权批评。”

国债数据现2版本

对于前朝政府被指国债高达1兆令吉,魏家祥说,希盟政府在过去3周一再重复国债问题,同样的国家银行,同一班人所呈数据,却出现两个版本。

他强调,过去政府一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世界银行的指南公布国债,基本上国行定期提呈数据,指国债为6868亿令吉,或有责 任如政府担保,从来不是政府债务的官方计算标准。

“假如前朝政府在国债方面隐瞒实情,或是数据出现冲突数据,那么今天公布的这些数据可能引起别人谴责前朝政府。”

他认为,希盟政府公布的数据,前朝政府都有,因此没有出现所谓的作弊,也不该成为打击前朝政府的手段。

各种政治大动作 纳吉未上庭已被定罪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5·09大选后,各种不利的新闻让他成为过街老鼠,各种政治大动作也使他被社会定罪,导致纳吉在一夜之间从 天堂掉入地狱。

魏家祥说,经过整个政治大动作,人民心目中己存在看法,纳吉根本不用上法庭,就已被社会定罪。 纳吉开明但优柔寡断 魏家祥于2014年6月入阁,过去3年多与纳吉共处,他形容纳吉是一位愿意聆听民意及开明的领袖,惟他欠缺马哈迪当机立断的处事作 风,时间上的拖延,使他在许多事情上失去了妥善解决问题的良机。

“当我和他谈论一些课题,尤其是教育课题,他显得开放,愿意听取民意,不会一意孤行。问题在于他做决定时,欠缺马哈迪那种当机 立断,身为国阵大家长,一些可以在两三小时平息的课题,一再拖延使他错失许多良机。

“当我国首富丹斯里郭鹤年遭到羞辱时,我们在内阁该说的都说完,结局竟是缺乏一些人直接批评或直接点出问题要害。我必须坦言, 纳吉顾虑太多,听太多意见,导致延迟作出决定。”

他说,355回教刑事私人法案则是另一个例子,这原本就是不应该惹的课题,惹了对国阵没有半点好处,它损人害己,自己什么都得不 到。 勿断然取消隆新高铁 魏家祥促请希盟政府从长计议收回取消隆新高铁计划的成命。

他说,新加坡和吉隆坡两大都市,占东盟贸易额40%,它是重要经贸城市,单是每年来往隆新的飞机就3万班次,平均每天84趟航班, 若包括汽车,每天往返大马及新加坡的人数不计其数,隆新高铁有助于减少塞车代价,对两国经济带来巨大效应。

他对马哈迪在在土团党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宣布取消隆新高铁,并在隔天才在内阁提出讨论感到愕然。换成是前朝年代,若重大课题由 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决定后才通知内阁,马华肯定被骂得体无完肤。

捷运应分阶段进行

“若交通规划角度,我们是否要如此仓促,在20天内一定要决定隆新高高铁的去留?我反而觉得政府应从长计议,了解问题所在,收集全面看法过后才对症下药,而不是一口拒绝这项涉及两国的重要项目。”

针对政府也一并取消捷运第三路线计划,魏家祥说,捷运第一路线及第二路线尚不完整,吉隆坡的公共交通要依赖捷运第三路线才更 有连接性,若政府没有财务能力,它可分阶段进行,采取省钱的方式。

“若政府拖延兴建捷运第三路线,成本会越来越贵。我也希望希盟不要犯下过去国阵的过错,由一党坐大。 能独排众议 马哈迪行事果断 魏家祥从政20多年,在他眼中,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是一个怎样的政治人物?

他说,马哈迪最大的特色是非常果断,很大程度上引起非议,但却可以独排众议,做出一些人们预想不到的决定,这就是马哈迪!

“部分人对一些决定渴望果断,马哈迪再次拜相后,展现了这方面的魅力,不论是武断或果断,毕竟他敢敢做出决定,这就是敦马。”

对于马哈迪回巢再当首相是否为了救国,他说,希盟确实在大选中获得胜利,故且相信他有更大的任务有待完成。 “很多人的解读是,马哈迪早年当首相时,制造了很多问题,很多制度在他的时代被摧毁,如今人们抱着希望,让他有机会将功赎罪, 且看马哈迪能否在两年任期内纠正自己当年的错失。”

他赞叹马哈迪还是马哈迪,他善用权谋,当你以为是这样,他却出其不意,让人措手不及,委任教育部长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最终掌 握了整个时机,当希盟政党在争夺该职位时,他出招,把注意力移开,最后来个措手不及的决定,令大家拍手叫绝,为他背书的公正 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及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一时间无法收回言论,反而是马哈迪赢得最大的掌声,这是他权谋厉害的地方。

11天一人当政,“正是马哈迪魅力”

希盟至今尚未组成完整内阁,魏家祥意有所指说,这就是马哈迪的魅力,执政后的11天,他一人当政,整个政府由他一个人运作,都可以走过来,同时也迫不及待作出大刀阔斧的决定。

“马哈迪过后预先宣布几个部长人选,接下来才填满13名部长,他不着急,毕竟过去掌政22年,他了解任命部长是首相的绝对权力,就 算没有了部长,他本身依然可以运作。”

他说,希盟4党的共同目标是推翻国阵政府,从表面上看来,目前大家似乎都觉得很满意,至于私底下如何,也不需多言,可从一些领 袖的肢体语言,刻意缺席重要会议看出来。

“希盟刚刚享受掌握政权的甜头,预料会有好几个月的蜜月期,无论如何,受到敬重,让国阵倒台的功臣,即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讲了 一些不顺耳,或者对几位领导人带来不好影响的言论,就被轰得体无完肤,即便是自己人心目中的人民英雄也会受到如此对待,相信几个月过后,4党会露出真面目,惟祝愿希盟能长相厮守。”

政治新格局悄悄浮现

当人们一再纠缠于种族政治,大马的政治新格局已悄悄浮现。魏家祥说,当很多人谈及大马人利益的时候,虽然希望联盟其中两个政党是单一族群及单一宗教政党,却没有让人感觉到种族和宗教 色彩,有关政党都是谈论一些国人比较关心的课题,这显示大马政治新格局已静悄悄到来。 他以戴宋谷为例,和30年前比较,其敏感度已锐减。

马华领袖拿督纪永辉于1986年因为戴宋谷,在新街场国席输了1000多票;2008年民联执政,当时行动党议员穿着当时最避忌的制服在 王宫拍照,却说这是尊重王室,反观马华向来坚持穿着自己的服装在王宫宣誓。 希盟领袖早前漏夜赶科场,戴宋谷在国家元首面前宣誓,分析显示,99%人民对戴宋谷一事根本提不起兴趣 ,也没觉得不好。

“试想想,同样事件,同样东西,形状没有改变,惟人心已完全变了,如果马华还是固守当年坚持的东西,其后果可想而知,一个简单 事件提醒了我们,价值趋向已不再一样。”

林冠英任财长打破单族垄断 对于大选前互相隔空骂战的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受委为财政部长,魏家祥体现君子风度,对此称赞有加,认为希盟已跳出旧框 框,打破过去财长永远只有一个族群垄断的传统。

“执政党不再以政党的大小决定官职,我尤其羡慕在霹雳州,虽然一个政党只赢得一个州议席,却成功当上州务大臣,这是国阵过去做 不到,想也不敢想的问题。”

他认为,一项更有趣的问题是,马哈迪的政治任命一改过去犯下的错误,把他执政年代的商业车辆注册局(LPKP)(如今为陆路公共 交通委员会)废除,如今该机构已纳入交通部,这是正确之举。

资料来源:南洋商报

相关帖子

魏家祥:前朝政府展开工程5华小未竣工不全因拨款

黄伟益无需跟雪州抢华小,政府可在槟州直接批建新华小

周美芬:政府应继续回扣,涨电费有违希盟承诺

王晓庭:少说话多做事,政府当务之急稳定市场

周美芬:国民团结与否和政府行政公平与否有关,吁首相莫以华淡小为借口推动宏愿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