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德钦:林冠英不断为纳兹里缓颊,友情真的比金坚!
郭大雄:首相斥PTPTN欠款人,意图回避违诺问责  

魏家祥:林首长不但黔驴技穷,还走投无路

On 星期一    05-03-2018 16:32:00

林首长昨天的文告已尽显其黔驴技穷,种种迹象都显示,在槟城海底隧道和三大道项目中,他已走投无路、言而无信,也设法从这丑闻全身而退、置身事外。

除了老调重弹的翻炒过往言论,且我也已经无数次的回答,林冠英就只能对我展开人身攻击,包括指责我是卑鄙小人,以及污蔑我陷害槟州政府秘书。


我必须再度强调,只要回顾我在这课题上所发表过的谈话,就不难发现我向来只针对槟州首长而不曾把矛头指向槟州政府秘书。因此,林冠英说我“陷害忠良”,存心把槟州政府秘书卷入风波,分明就是睁眼说瞎话。

事无不可对人言,我所发表过的言论,都可以坦荡荡的公开给大家审视,大家不妨造访我的脸书专页逐一翻查:https://www.facebook.com/weekasiong/

 

说人是非者,自是是非人,倒是林冠英本身正打算把整起丑闻的责任转移到槟州政府秘书身上,借此让所有行动党人士脱身,试图让人相信他们不涉及批准该项目。

 

可是,林首长的如意算盘打不响,没有多少人会相信,槟城海底隧道和三大道项目的颁布和管理,与行动党人士是毫无关系的。毕竟,如此庞大的项目工程颁布,都肯定需要得到以林冠英为首的州行政议会的首肯。

 

还有一个迹象显示,林冠英涉法让行动党从此丑闻中全身而退,除了槟州政府秘书,就是把矛头指向巫统。自从爆出中标的特殊项目公司付款给巫统国会议员,试图摆平反贪会的调查,面对媒体针对特殊项目公司的追问,林冠英反叫记者去访问巫统,因为该公司如今已经与他“失联”。

 

这虽然很可笑,但也不出乎所料,林冠英也试图同时间把特殊项目公司的种种问题转向巫统。可是,谁又能忘记,林冠英过往多次与特殊项目公司召开联席记者会,也在过去一段长时间里,他的声明皆处处维护着特殊项目公司。

 

我要奉劝林冠英,切莫妙想天开的认为可以就此置身事外、全身而退,尤其这项目工程将造成槟州子民面对数以百亿令吉的损失。这是槟州行动党的丑闻,是他们自己一手造成的,行动党无处可逃、避无可避!

 

林冠英发表的“失联论”似曾相识,因为不久前他才披露,州政府与项目主要承包商的中国铁建很久没有联络;在无法联系上对方的情况下,林冠英至今回答不了是否只付款中国铁建300余万令吉,以致相关工程停工。

 

更讽刺的是,一个口口声声强调能力与效率的州政府,在跟进林首长口中很“严重”的项目过程中,竟然可以联络不上得标的开发商,也联络不上负责建设的主要承包商。

 

除了林冠英和行动党的死忠粉丝,恐怕不会再有任何一位理智的人,会对林冠英的谈话全盘照收。

 

林冠英黔驴技穷也走投无路了,以致他再循环的打算继续混淆视听,高呼州政府不曾支付任何费用或土地给予Zenith或隧道计划的承包商。

 

林冠英如此的说法,旨在玩弄字眼做垂死挣扎,他或许可以蒙蔽愚忠行动党的支持者,但却无法愚弄所有理智的槟城人,因为大家都清楚知道这项价值63亿4000万令吉的项目,是涵盖海底隧道和三条大道的,同在一个合约内。

 

无人不晓的是,槟州政府付了2.2亿令吉作为三条道路的报告费,也就是每公里的道路报告费贵的离谱的要价1100万令吉。

 

林冠英不断重复指责国阵搞破坏,打算借此“塞死”槟城人,但他却忘了即便无需国阵出手,槟城政府自己根本就无能在这5年来,推动项目的正式施工。

 

林冠英与其做无谓的指责和争辩,让他自己丑态百出,倒不如面对现实,承认他领导下的槟州政府把大型项目颁给一家只设立了82天,且不符合专业资格的公司,最终管理失败以致损害槟城人的巨大利益。他更应该交代,当特殊项目公司大手笔的以2200万令吉,试图摆平反贪会的调查,那么项目本身所涉及的利益输送和舞弊,到底是多少、有多惊人?

 

如果林冠英对我的回答仍不满意,或者对我种种的追问始终充耳不闻,与其躲在文字的背后辱骂我是卑鄙小人,他倒不如拿出男子汉的气概,针对槟城海底隧道和三大道项目挑战我辩论!

 

 

相关帖子

魏家祥:希盟坦承GST更好,未来将重启GST

魏家祥:前朝政府展开工程5华小未竣工不全因拨款

廖中莱:不敢质问前财长反针对魏家祥,林冠英不负责任、欺人太甚

捡前朝10+6成果?行动党应争取兴建更多新华小

财政部问题由首相回答,部长能力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