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不承认污蔑华商,郑联科:黄德睁眼说瞎话!
究竟谁向小贩收钱?刘振国促方贵伦交代  

魏家祥:林冠英没种跟我辩论,不敢面对造成槟城人民至少200亿令吉利益损失的槟海底计划丑闻

On 星期三    07-03-2018 14:51:00

1. 我早已料定槟城首长林冠英拒绝辩论,尤其事实胜于雄辩,他明知理亏也百口莫辩,又怎会应战?况且,他过去所引以为傲的,在辩论过程中,一定会被我踢爆,人们对他的神一般假象也必会幻灭,他还敢辩论吗?

2. 没有料到的是,他竟然大费周章的以五面纸的声明,企图掩饰他做为一名被揭发者,不敢接受揭发者的辩论挑战,又或者试图掩饰他不曾脚踏实地,一切都只是吹嘘。


3. 林冠英可以洋洋洒洒的再写个50甚至500页,又或者再编一堆的借口,继续嚣张毒舌、目中无人;但他无法改变的事实是,他就是没种跟我辩论,不敢面对我揭发槟城海底隧道和三条大道项目,造成槟城人民面对至少200亿令吉的利益损害。摆到明,他就是不敢面对现实!

4. 我没有诋毁林冠英,他不敢辩论,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林冠英过往不是理直气壮的透过文字和视频,跟我交手超过一个月吗?可是,当我挺身而出,给他一个机会明刀明枪的与我当面对质时,他却突然变成缩头乌龟,反过来把他一度长时间口诛笔伐的对象,说成不够资格跟他辩论。

5. 众所皆知,挑战辩论向来是行动党的专利,更是他们乐此不彼的惯用伎俩,从不讲究论资排辈,也无须择日定时;如今我不知天高地厚的下战书,林冠英却要论资排辈了,还要长篇大论的合理化他的转变,强行要人们相信他拒绝辩论有理,大家难道不会起疑吗?

6. 无他,因为林冠英知道,躲起来发表声明可以自说自话,也可以兜兜转转,公众无法即刻做对比,自然容易的遭林冠英混淆和玩弄;但是,一旦公开辩论,他在这个项目上,种种不合逻辑、不合情理的狡辩,势必无所遁形,他根本避无可避。这是为何他选择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编织理由,合理化他的胆怯。

7. 就好比他天天讲、到处讲的公开招标程序,一旦面对面的跟世界银行所制定的标准比较,槟城政府的模式竟然完全的不一样。世界银行制定的标准,是为了避免贪污,林冠英要怎样证明,他口中引以为傲的程序,才是真正能避免舞弊,然后要全世界相信,世界银行的标准错了?

8. 又或者他要怎样证明,三条大道的报告费,平均每公里要价1100万令吉,成为马来西亚甚至是全世界最贵的道路报告费,是合情合理的?


9. 当自己过去长时间维护的特殊项目公司,试图用2200万令吉摆平反贪会的调查时,他又怎么让人相信,这存粹是国阵搞破坏的阴谋?

 

10. 他该如何叫人信服,过去不管槟城的大事小事,他全部都要理,如今这么庞大的项目,竟然完全不关他事,一切只是槟州政府秘书的决定?

11. 其实,自从反贪会展开逮捕行动,前后至少逮捕了7个人,人民对这个项目的贪污舞弊、谎话连篇就越来越关注,尤其最近爆出特殊项目公司大手笔用2200万令吉,试图摆平反贪会的调查,国人对于丑闻中的贪赃违法行为,特别是涉及的利益输送款项到底有多惊人,以致需要花上千万令吉来阻扰调查,更是大感好奇。

12. 当丑闻如雪球般越滚越大的时候,并且已经沦为槟城史上最大的丑闻,林冠英眼前有个大好机会,跟我当面对质,然后证明他的清白,他偏偏不愿挺身而出,简直就是难以置信。

 

13. 如果林冠英真的突然转性,高傲的要论资排辈,行动党的实权领袖,也是行动党当权者之中地位最高的,应该是他的父亲林吉祥吧,也还轮不到林冠英。除非林冠英目中无人到认为他自己比他父亲林吉祥更强大?

 

14. 林冠英比我幸运的多了,因为他在党内还有强大的靠山,他既然不敢出战,难道要林吉祥代子上阵吗?不对啊!这是关系到州政府事务,不是政党政纲对比的辩论,林首长,你要搞清楚!

 

15. 无论如何,林冠英既然不敢跟我辩论,那么就不要再继续厚脸皮的高喊公开招标,更没有资格说透明化;因为连身为一名联邦部长和一个政党的署理总会长,他都要找种种借口不屑辩论,那么对于想要知道真相的老百姓,对透明度又还能抱有有什么期望呢?

 

16. 林冠英的副手拉玛沙米还不忘揶揄马华,说上届大选,行动党比马华得到更多的支持,因此,他认为林冠英没必要跟我辩论;我要奉劝拉玛沙米,不要视人民的支持为理所当然,不要拿人民的拥护当自己的护身符,甚至滥用人民的支持,变成他们胡作非为、贪赃枉法和冥顽不灵的保护伞。

 

17. 我明白拉玛沙米职责所在,那就是要捧他上司的大脚,否则就会乌纱帽不保。但与此同时,我也要请他牢牢记住,任何人涉及贪污舞弊,是绝不允许躲在群众力量背后,试图以此瞒天过海。

 

18. 事无不可对人言,跟林冠英辩论,我愿意随时奉陪,毕竟这不是政党政策的辩论,非得要一号人物才可以代表出战;事实上,这是一场是非对错、解惑答疑的辩论,他如果坚持对得起全体槟城人,他就应该针对这项目,好好的证明我全部都错了。

 

19. 我愿意虚心受教,也真心希望他跟我当面对质的时候,能够回答我每一项质问,并且理直气壮的举出铁证,让我哑口无言、心服口服!如果当面证明我一个人的错误,并且让我无从反驳,但是却换来了保住全体槟城人的利益,人人得以安心,那么,这又何乐而不为呢?只可惜,事与愿违,林冠英根本不敢坦荡荡的面对我!

 

20. 我还是妙想天开的期待,林冠英会回心转意,如果奇迹出现,欢迎他随时通知我,我很乐意让真理越辩越明,他可以自由的选择国语、英语或华语,做为辩论的媒介语,我一一奉陪!

 

21. 只怕林冠英拿不出男子汉的气概,也没有首席部长的风度,然后继续躲在长篇大论的文字背后当个鼠辈,始终不敢明刀明枪的辩论。

 

22. 我跟他不一样,我没有什么好闪躲的,也没有任何不可告人的秘密,我跟成千上万的人们一样,只求在槟城海底隧道和三条大道项目上,找出真相和答案。

 

23. 我会继续揭露更多行动党在这丑闻中的弊端,让大家看清行动党的真面目,从而让人民尤其槟城人正视这起丑闻里面,隐藏着让他们流失百亿令吉利益的潜在危机。林冠英可以百般的侮辱我、奚落我,但阻止不了我追问下去,直到水落石出,因为,人民都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

相关帖子

魏家祥:调整规模照常运作,马华缩小服务中心

魏家祥: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请慎重考虑当前是否有必要开创新的国产车公司

魏家祥:马大进百大可喜可贺,政府应续执行高教蓝图

卸过去原罪历史包袱 一切零开始,魏家祥:马华走自己路

马汉顺:一起面对逆境,霹马华力挺魏家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