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大雄:阵前敲打亚依淡攻略,行动党企图掩饰改朝换代注定失败
马汉顺:非政府组织需遵守法律,不能威逼商店不卖酒  

身为槟城海底隧道及三大道计划主要承包商,中国铁建五年来竟然只获付费300万令吉?

On 星期日    11-02-2018 16:09:00

2018年2月11

首相署部长兼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声明

身为槟城海底隧道及三大道计划主要承包商,中国铁建五年来竟然只获付费300万令吉?

1. 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声称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向中国铁建施压,以让后者退出具争议性的槟城海底隧道项目,完全是无稽之谈。

2. 如果有关发展项目是实实在在地进行,中国铁建完全没有理由在已锁定成为主要承包商的情况下,放弃该总值63亿令吉的工程。

3. 既然林首长坚持中国铁建依然是槟城海底隧道的主要承包商,他大可以发出指示,然后让中国铁建发正式声明否认退出工程 。

无论如何,最近林首长自爆中国铁建已很久没联络槟州政府,吊诡的是,过去一再搬出中国铁建的林首长,现在却连这个其口中最关键的,也是他们执政以来最大型发展计划的主要承包商都联络不上。

林首长,在一般常态之下,联系和接洽承包商,都是身为得标者的开发商或发展商职责所在,就像当初林首长要北京城建“滚蛋”那样,也是交由得标的特殊项目公司执行。因此,这回要联系与槟州政府“失联”的主要承包商,是否也应该交给做出委任的特殊项目公司去做呢?

4. 根据我向工程界人士取得的资料显示,中国铁建在项目建设前期工作上(研究报告工作),只获得总值2200万美元(当时约为6900万令吉)的“详细设计报告”合约,承包3大道与海底隧道的详细设计(detailed design)工作,这也已经在最近获得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的证实。

5. 这让我们感到非常惊讶,因为在槟州政府支付给特殊项目公司作为完成所有报告的3亿500万令吉经费中,详细设计报告原是占了最大部分的。

6. 根据槟州另外一位行政议员林峰成公开的数据显示,在该笔3亿500万令吉的所有报告费用中,3大道和隧道的详细设计报告费用一共是2亿5380万令吉(分别是3大道的1亿7750万令吉,海底隧道的则是7630万令吉)。

7. 既然中国铁建只获颁布6900万令吉的合约,以完成在所有报告中,费用本来占了最大部分的详细设计报告,那请问另外34家工程顾问公司究竟负责什么工作范畴,足以获得3亿500万令吉的所有报告费用中的2亿3600万令吉?

8. 更让人担忧的是,我获知中国铁建无法再继续此项目的原因,在于他们在5年前出任此项目的主要承包商至今,只收到价值6900万令吉合约中的5%(略高于300万令吉)款项。

如果没有按照协议收到依据工作进度所应付的款项,请问中国铁建要如何继续展开接下来的工作呢?

9. 作为此总值63.4亿令吉项目的主要承包商,中国铁建获得承包工程至今已5年,但只收到那么少款项,这不尽让人感到担忧,一旦这一切属实,特殊项目公司的财力的确令人相当质疑。

10. 我在过去一个星期都不断地在追问槟州首长,自5年前此项目启动以来,到底支付了中国铁建多少钱?但是他至今仍然不敢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想这可能与我上述提出的论述有关。

11. 这或许也解释了为何北京城建在还未被槟州首长公开要求“滚出槟城”之前,早已经渐渐地、默默地退出了此项目,在2015年,就只保留0.0057%的股份。

12. 同时,我想这也正好说明了为何一家马来西亚上市公司Mudajaya Group Bhd,即使在该工程项目中获得了总值8.1亿令吉的工程承包合约,以建造三大道中的其中一条,但最后也主动退出该工程,且在他们于2017年11月提呈给大马股票交易所的正式公司报告中,指槟城海底隧道及三大道工程“充满变数”,是导致该公司选择退出参与该工程的主要原因。

相关帖子

魏家祥:监督新政府是国阵新责任

魏家祥:马华愿配合柔政府,让县议员村长顺利交接

魏家祥:自由发声续奋斗,“要把一些课题带入国会”

魏家祥:未来5年不容易,尽力奉献做到最好

魏家祥:刘镇东图制造巫裔间矛盾,“马来海啸只是伪海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