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中的博弈

On August 24, 2012, in 时事评析

批文回去了,是否有再来的时候?回来,又是否你要的面貌?

没有人说得准;但是,大家都要做好心理准备。

不修改,是否还要再办?

如果要办,又该怎么办?

对工委会而言,这是一场博弈。

棋局的目标是开办一间独中,涉及的对手,一方是政府,另一方是以董总为主的力量。

政府的官僚性,以及现有的法令,是它既定的博弈布局。

大环境改变之下,华社要办独中,可以;但是,要依循一定的条件,跟着既定的路子走;于是,打开铁板一道缝,发出批文。

工委会拿到了批文,开始时高兴,以为水到渠成;但是,对批文内容有犹疑,没把握。于是,拖了又拖,不敢公布。

董总有本身的立场,它要的是白纸黑字,一板一眼,符合它期望的纯种独中。

它也有它的博弈策略,喊出民族口号,对工委会施压,突出它的正统和正当性。

在博弈里,各方互相牵制,争取主导权;政府和董总的利益取向矛盾最大,几乎没有妥协的空间;而工委会夹在其中,一边受到政府制约,另一边被董总所牵制。

两面夹攻的局面下,工委会已经处于弱势,再拖下去,惟有宣告破局,取消关丹独中计划。

但是,这并不符合华社多数人的意愿。原本这可以是突破格局,创办第一间新独中的历史里程碑,不应该嘎然而止,也断了今后的机会。

工委会在这个博弈里,不能再被动受牵制,而是扭转局面,主动出击。

首先,工委会要有一个核心人物,凝聚内部力量,也争取外部支持;在最快时间内,宣布组成一个团队,正式发表建立关丹独中的声明。

核心领导人要阐明现有的争议和矛盾,然后提出全面周详的建校计划,包括办学的方式,语文媒介语,以及对统考和政府考试的处理。

这是一次开创局面的尝试,要有胆识,也要有智慧,不能船头怕鬼,船尾怕贼,结果两边不讨好,什么都做不了。

工委会,以及关丹华社,这两者才是主体,要以主体为中心,发展这间独中。

批文拿在手最重要,至于它的内容,参考就好,不要被绑手绑脚;要你KBSM,你还是可以用华语;要你SPM,你还是可以要统考。

你以为教育部会干预吗,取消学校准证,把学校关掉吗?

没有打包单;但是,做了再说,绝对好过说而不做。万一教育部真的干预,那时不是关丹独中的事,而是全国华人的大事;国阵政府没有笨得与全体华人为敌。

至于董总的反对和压力,也无须过于计较。全国60间独中,各依最适合自己的路线办学,董总两个人的意见,适当尊重就好。

按照原有的构想,用实际的行动,把关丹独中办起来,用成绩作最好的证明,这才是赢的局面,也是对华教的贡献。

作者:郑丁贤

来源:星洲日报

 

Comments are closed.